Wrath-骸夙.

圈名骸夙。
目前蹲在欧美and港娱,低产文手,有事没事喜欢瞎搞,脑洞一时爽,动笔火葬场。
本命坑TF。
[雷霆出击,无破不立.]

“碎瓜你得了吧你可闭嘴吧你...”
破碎南瓜x水之式。

「夙萱」我谁这哪谁打我

设定忘了所以OOC别看了我瞎几把写的,也不知道在写什么想表达的东西太多没啥内容...想用一篇夙萱开启正文啥的,反派大概是白月若苏锦艾尘奕一伙人啥的。将就吧,随意吧,主线看心情吧我先跑了吧。


苏夙在久违的黑暗中醒来。

他使劲晃了晃脑袋,努力分开被血液与汗水粘合在一起的双睫,连带打了发胶的发尾都有一根耷拉了下来。直到这时,这位久经赌场的风云赌客才意识到情况有多糟糕: 绳索将他的身体绑了个结实,除了将双腿挪动发出声响外,先前脸和脑子上挨的几下子现在倒让苏夙头脑清醒。

...打人不打脸。

这其实在苏夙这里是句屁话,他打人尤其爱打脸。当然对于主武器为金属扑克的他来说,也极少有机会让他用拳头给对面结结实实的一下子。即使有,大多数时候都会被齐郁所取代。

他又上下活动活动脊椎,努力观察着四周环境,发现脖颈疼得要命;又费劲地试图够到任何一个口袋中或是七分袖中的金属牌,也以失败告终。

...啧。

红发赌徒从喉间挤出一声,在心里咒骂了一通。但除此之外,他完全无法做出什么——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甚至连抓他的人都不知身份。糟透了。

他终于从腰带后方摸到了点儿什么锋利的东西,那是他最后的保命利器。割断脚踝上的麻绳,站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对跟前可见的铁链充满怨怒的一脚。但险些被某些反作用力牵制以至于摔倒,很明显,束缚苏夙上半身的铁链将他与铁壁牵制在了一起。

整个空间忽然震动起来,像是某种发动机——没错,发动机。货车车厢。

紧接着,熟悉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
雨萱在偌大却空旷的宅中彻夜难眠。

她第九次从大床上睁开漂亮的栗色双眸,眨了眨,最后决定穿上黑白的女仆长裙,稍稍打理了下刘海和长发,到大厅中等着家人的回归。她无法静静坐着,只好到厨房中做了一道道菜又转头倒掉,但这无法安抚她不安的情绪: 齐郁带着无言不辞而别,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竟一起行动了; 基恩丢下一句“出门处理事物”后也没了踪迹,还顺带走了霍修; 林凌被苏夙硬是拉去了赌场。虽然彻夜不归很正常,她也不放心好动且天生神力的霍大小姐能被基恩成功压制,但她必须承认,在心底深处,总有预感要发生些什么,那个红色短发的身影,总在脑海挥之不去。

雨萱没有倒掉最后一盘菜,她走到窗台,大宅的位置能看到城市不可及的星空,她却将视线垂到平日作为专用车道的路面。

没有什么,除了沙砾反射出的点点亮光。

——
第198遍循环,包括雨萱在内所有人的合成电子音,各种形式的憎恶。

天已经亮了。晨光由黑暗不可及的缝隙渗透进来,这才改善了些视力环境,否则苏夙都要以为自己与霍修一样患上了夜盲。

他有些恍惚。

双手被彻夜地反绑在身后让他的上半身十分酸痛,头上的击伤不减反增,赌徒使劲晃了晃脑袋,他已经分不清那些声音来自何方,外界还是他的大脑,但无论如何,他都无法甩掉它们。

然后他又感到该死的饥饿感从腹部传来。

第218遍循环。他觉得自己快昏过去了,要么是饿昏的,要么就是头伤。

阿。骄傲的赌徒想。有时候跟齐郁霍修那群傻子一起也是挺好的。车厢内的空气闷得粘稠,苏夙蹭着铁壁滑落下去,由着额前的碎发耷拉下来遮住了视线,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想要怎么把胆敢陷害他夙爷的小垃圾蒸炸炒煮炖捣碎了放在俄罗斯转盘的小格里了。

——
雨萱在客厅柔软的沙发上醒来,那儿曾是基恩喝茶的地方。雨萱连忙将掉落的碎发扫掉,扑平了沙发。晾衣服的高台上可以看到环绕大宅树林那头的道路,一辆货车缓缓驶过。

她感觉有些不对劲。

在她晾完衣服时,这辆生着铁锈的红漆货车已经绕三圈了。这事诡异得胜过任何阴谋,就好像...就好像想要刻意被发现一样。女仆将最后一件衣服晾上,将晾衣杆的塑料叉头拔去,于她而言就是一根铁棍,最好的武器。由于雨萱在家中作为女仆的身份出现,大家便疏忽了定制属于她的武器。棍作为雨萱的武器,而雨萱作为保护霍家大小姐最后的盾牌。

栗发女孩提了长棍,在货车的下个循环将开始时,只身孤影地立在车前。车子缓缓停了下来,像是事先预谋好的一样,在距被风拂起的裙角前几厘米处。

无人驾驶。

属于雨萱少有的认真与严肃浮现出来,她将货仓外的铁锁击打开,酒红发色的身影率先映入眼帘。

苏夙捕捉到了某些不属于这个空间的声音,像是什么重物落地的闷响,循环音却戛然而止。很快排除了霍修的可能性,她一定会把墙打穿; 也不是林凌或无言——他们懒得动。

...雨萱。

直到苏夙不情愿地睁开眼迎接久违的阳光时,事实才证明了他最不想使之波及的人正站在他面前。他别过头去,以这番模样出现在雨萱面前,以他看来还不如继续关着。夙探了探脑袋,这才发现外面是熟悉的霍家大宅。

“睡的怎么样?”

女孩歪着脑袋,眨巴眨巴眼。

“...哦,地板硬,搁着难受,想自家床了。其他都...咳。”

挣脱了锁链的苏夙尝试着站起来,但过久的固定动作让他原就饿得虚弱的身子无法保持平衡。雨萱嗤地笑出来。

“谁干的?”

“不知道。”

这个答案似乎不尽人意。苏夙一手被女仆扶着,一手还不忘捋一把刘海,而后似乎突然想起什么来。

“林凌,那家伙还没回来?”

“没...”

“我得回去找他。”

话音未落,属于苏夙空荡荡的肚子发出抗议,不合时宜地。雨萱小声地笑了,而这让他非常...不好意思。

“先回家吃饭啦。”

「蓝邵」七月半。

8.17,中元。

七月半,鬼门开。

一向玩世不恭的少爷自然不信这个,他只手撑着脑袋,出神地望着那些幼稚的超人玩具,把思绪飘到未知的虚空中。另手将瓶中最后一点廉价啤酒灌进肚里,而后将其猛摔,与地面那些已存在着的碎片归类到一起。

呸,垃圾传统。有本事,让那姓蓝的还魂来。

少爷一边这么迷糊地想着,一边还不忘开启新一瓶啤酒。

醉与醒之间仿佛听见一些异常的声响,是玻璃制品相触碰发出的脆响。出道多年磨练的本能使然,为了活命酒醉八分也要醒七分,提枪上膛的动作绝不含糊。

但惺忪抬眼对上的绝非威胁,而是他认为幼稚至极的超人手办——且是今天刚到手的限定。眼前人一身整洁又熟悉的西装,配那一如既往对于超人手办爱惜无比的眼神,无需看脸也知道是谁。

但他不是已经...

邵志朗即使醉进骨子里,也不会忘了这个事实。

罢了。

他只当是个因为对于蓝博文愧疚和思念过度引发的梦境,于是随意地将富有杀伤力的枪械丢在一旁,勉强直起腰来,坐久了的膝盖一下直起有些不适应,但还是一步步歪歪斜斜地走到那人跟前,拨开阻挡两人视线的玩具。

“别看它了,看我啊。”

黑客勾起一个浅笑,双手搭上他肩,臂弯勾住脖颈,想都没想抬头便是一个有力的深吻。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其中包含了怎样复杂的感情,只是这次更沉重,碾过唇瓣的力度更足。

“怎么啊,一年就这一次,还不许我好好看看这些限定。”

笑意在Blackjack面上不减,带些宠溺地拍了拍邵志朗的腰侧,引得少爷缩了缩腰。

这下轮到邵志朗说不出话了。他有太多的话想对蓝博文说,大多是歉疚到心底的肺腑之言,还有些许普通情侣之间的卿卿我我。但喉间千言万语一时堵塞,少爷只选择了垂头沉默。但情感往往不会骗人,他自己都没发现眼眶湿润得视线模糊。

“不许。”

黑客不知不觉地咬紧了下唇,许久才控制住情绪憋出两个字。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个孩子,像雯雯一样变得容易湿眼睛,变得任性起来,像宣布主权的所有者。

“拜托——通情达理一下。还有,你这样不好看。”

蓝博文废了点儿力气才把少爷的唇从贝齿中移开,正醉着酒的邵志朗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将他抵在墙上,亲吻着卧底的唇角,将热气尽数撒在耳畔。

“好啊。”

黑客贴在他面颊低声答应,一条腿已经搭上他侧跨,有一下没一下地挑拨,熟悉的伎俩一如既往。

接下来的事情就再简单不过了,只知道少爷在最后是以无意识的情况下,西装湿漉漉地耷拉在身侧被扔上床的,布料完全遮掩不住漂亮的身形线条。

大清早邵志朗是在最舒坦的姿势下自然醒的,他只感觉腰侧酸痛无比,昨晚翻云覆雨一切显得那么真实,他敢肯定那种真实绝非梦境。沉浸在回想中下意识翻了个身企图寻找熟悉的身影,眼前却只有空荡的床位。

拖延了俩月的章终于在这个伟大的补课天给产出来了。

…我发誓我再也不刻大色块尤其!是!这么大的!!!

再刻刻我剁手——懒癌的矛盾。

上次废印台为了柱子,这次我也忍了,为了威铁桶er.

同桌果真为神奇之物,他早告诫我多练线条er.

…关爱印台及使用者前途从我做起[再见][再见][再见]

——All hail MEGATRON.


看到这个,还是挺感动的。

听说你卸了Q没你在群里魔性群里现在都没啥欢乐,所以,考好了滚回来。

我们需要你的魔性。

我需要你[的魔性。


哦,是的好像的确是有那么几篇…

THG[饥饿游戏]的同人续集,《重返凯匹特》

TF同人《银河边缘》《2x2的n次方》这两篇都是六通文!六通我的爱!六通大本命![。

没有很多毕竟比较吃不下太多同人。


maya半块大白就没了好心疼好心疼x为了柱哥忍忍!印片废手残万年。


绝壁注孤生啊我说!!!!!

没同人图文看!!!!

没有太太追!!!!!

遇到同类就像手机1%的电终于充满那般欢喜得摔跤啊!!!!!!!

绝壁深交啊!!!!!

吃冷cp就像你吃了个极其酸的酸梅一样那酸爽啊!!!!

你都快把这梅子吐了可你还是忍着吃了!!!!!

这酸爽!!!!!!!


说到男神,呵。[烟x]

嘛…关于探长,这真是个严肃的问题。虽然六面兽也是男神但我们今天来谈谈探长这个严肃的TF.

当时看G1的时候没怎么注意到这个角色,但还是注意到了,喜欢他的3D投影和地图绘制能力[。]

再后来就是电影变4上映了。变4的探长虽说是个胖子[bushi]但他的性格挺吸引我。直爽干练,夹带许些粗暴[。]有时我会细想关于这个人物性格上的种种。并且在装备上他的烟头和满身挂着的弹药引起我莫大的注意。至于其他,不予置评。

这一注意不太好。我查找了关于探长人设的资料并做了足够的探究,为了深入钻研探长的性格重补了G1关注点全在探长身上[。]现在在补IDW的道路上看到有探长的戏份时会把整个章多看两遍[虽然…]

探长的位置在我内芯逐渐扩大。

就这样探长好像是成为了本命,或是男神。

噢我不得不说在入TFC前我对他的印象,90%探长原版形象和10%芭蕾舞的女胖子。

而现在!!!!!!

我讨厌你们!!!!!!!!!!!

现在的印象!!!!!!!!不说!!!!!!!!!

法克!!!!!!!!!

天天给我刷芭蕾舞的女胖子!!!!!!!!!!

爱呢!!!!!!!!!

还有没有人家原本形象了!!!!!!!!!?

你们别说话我想静静!!!!!!!!!

我告诉你们我当初没怎么注意到这点!!!!!!!!!

都是你们刷的好吗!!!!!!!!

我现在被洗脑了!!!!!!!!!

你们这群人!!!!!!!!

过来!!!!!!!!!

谈!机!生!!!!!!!!

——以上。

#今天又是魔性复兴#。谁告诉我怎么一次发多张图…